创新思路 探寻绩效评价管理新路径 ——财政部预算评审中心召开财政支出绩效评价工作座谈会
时间:2021-02-03 14:37  来源:中国财经报  点击:

 

日前,财政部预算评审中心召开财政支出绩效评价工作座谈会,多位来自财政管理部门、院校的专家、学者,从绩效理论研究和实践的角度,为进一步推进工作贡献了理论智慧。

财政部预算评审中心主任李方旺表示,绩效评价在推动责任政府法制政府建设、推进民主理财和科学理财、缓解财政收支矛盾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召开本次座谈旨在进一步加深对绩效评价理论的认识,正视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寻求评价理念、思路和方法的创新。

财政部预算司张波处长从四个方面总结了2020年的工作。一是不断完善预算绩效管理制度体系;二是强化全过程绩效管理链条;三是扩大绩效信息公开范围;四是加强预算绩效管理考核监督。下一步,财政部预算司将以“抓基础、抓重点、抓实效”为核心,引导各地区各部门不折不扣地将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各项措施落到实处,不断拓展重要绩效目标、绩效评价结果与预决算草案同步向全国人大报告的范围。

财政部监督评价局刘申锋处长介绍了财政部监督评价局履行牵头绩效评价职责以来的主要工作和成效。一是推进绩效自评全覆盖,通过抽查复核、强化公开等方式持续提升绩效自评质量;二是推动重点绩效评价提质扩围,加强评价过程指导和质量控制;三是硬化绩效评价结果应用约束,做实挂钩预算、完善政策、改进管理等应用方式;四是强化第三方机构监管,研究起草监督管理办法,开发监管信息平台,推动行业健康发展;五是加强制度机制建设,推动与人大、组织、纪检、审计等部门的贯通协调,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研究员张定安表示,随着绩效管理理论研究与实践的推进,政府绩效管理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展,中国政府在关注执行力考核的同时,更加关注公信力考核,在关注履职效率、服务效果的同时,开始关注经济性和财政支出效益,在公共政策、公共项目、公共服务领域花钱必问效、无效必问责已逐渐成为共识。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马志远说,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是实现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已成为共识,但要想在公共部门中全面推行绩效管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需要纠正“一个看法”和解决“两个关键问题”,即学术界有相当多的学者认为绩效评价就是绩效指标设计;绩效管理必须要解决外部绩效评价向公共部门内在管理能力提升的转化,将改革开放初期政府内部尝试的人事考核制度与外部绩效评价合并成体系化的绩效管理体系。

北京大学教授刘明兴建议,在教育部门推行全过程绩效评价改革的过程中,要注重研究财政经费配置与教育绩效之间的客观规律,着重激发学校自身提高资金使用绩效、完善自我评价机制的内在动力,确保国家的改革措施落到实处。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泽彩从加强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绩效管理提出五点对策和建议。第一,要强化绩效导向下的项目识别准备,健全完善专项债券项目库;第二,加强专项债券项目绩效监控,实施全过程可视化管理;第三,建立分行业、分领域、分层级的专项债项目绩效指标体系;第四,加强绩效评价与评价结果应用,建立激励相容和终身问责机制;第五,协同金融市场,防控和化解财政金融风险。

中山大学教授吴少龙基于卫生体系绩效目标和评估指标体系研究提出:要分析卫生领域财政支出项目的绩效目标问题,就需要了解整个卫生体系的目标和功能。通过大规模的人群调查和干预研究,卫生支出项目的绩效指标值都可以估算出来。再通过历史性标杆,地区、行业、群体性标杆,规范、目标性标杆的比较,就可以评估出卫生支出项目的绩效。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童伟认为,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绩效管理应依照预算管理过程,以“谁来管、谁来评”“评什么、怎么评”以及“评价结果怎么用”为核心,构建由绩效目标管理、绩效运行监控、绩效评价和结果应用等环节组成的,完整的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绩效管理体系;同时,以收支政策效果、基金管理、精算平衡、地区结构、运行风险为评价要点,设置科学合理的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绩效评价指标与标准体系。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教授赵敏谈到,部门整体支出评价的基本逻辑是用来判断与解释公共部门有无以正确的方式,利用既定的公共财政资源来做正确的事。社会公众通常是政府各类政策和各种履职结果的直接受众,因此满意度指标直接给予了社会公众对政府履职行为和结果充分话语权,亦是财政资源“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最终体现。北京大学副教授蒋云赟表示,成本效益分析方法中对成本和效益的衡量可以给我国的预算绩效评价工作提供参考。从近期看,需要厘清成本的构成和项目最核心的成本;从远期看,政府项目应该考虑采纳成本效益分析方法中机会成本的视角,将所有社会成本以机会成本的方式来度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